|推进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养老院

详情

推进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

2016-07-26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数量最多、老龄化速度最快,应对人口老龄化任务最重。老年人口健康水平堪忧,《全国城乡失能老年人状况研究》报告显示,到“十二五”期末,我国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将达4000万人,由此也将产生对医疗卫生消费的巨大需求。可见,全面推进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融合发展,为老年人提供有效便捷的医疗服务,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也是实现广大老年人“老有所医”和“老有所养”的必要条件。

  2013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和《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积极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要实现这一目标,完善养老服务网络中的“健康”功能,就需要加快促进医疗卫生资源进入养老机构、社区和居民家庭。

医疗服务资源短缺影响健康养老服务体系运转

  在我国,入住养老机构的往往是部分失能或全部失能的老年人群,因此对医疗护理需求更加迫切。当前,市场化及养老机构入住老年人需求共同促进了养老机构在医疗服务方面的发展,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呈现出多种模式,主要有养老机构内设医疗室或卫生站、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临近医院签订协作协议,或直接改建为护理院等。从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情况来看,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如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养医分割的养老格局;改变了传统养老方式,进一步加快我国养老事业转型升级;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老人看病难、住院难问题。然而,我国老年人医疗服务资源短缺影响了健康养老服务体系正常运转及其功能的实现。在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中,仍存在一些矛盾。比如,住养老机构老人的医疗需求与医疗服务依然不足的矛盾;养老机构高涨的办医热情与扶持力度不足的矛盾;养老机构办医要求的标准较高与养老机构自身专业水准不高、人才相对缺乏的矛盾;养老机构办医专项事务与缺乏统一协调、多头管理的矛盾。

破解对“医养结合”的认知误区

  从养老机构“医养结合”的市场发展来看,养老机构兴办或改建养老护理院主要是为了获取额外的养老服务费用或提高机构床位入住率,而老人则从医疗照护服务资源获取角度,倾向于入住具有护理院性质的养老服务机构。但申办和运营养老护理院并不如养老机构负责人所愿。政府主管部门对养老机构申办或改建护理院审批的依据是卫生部印发的《护理院基本标准(2011版)》,这是对全社会护理院设立的唯一标准。作为卫生行政部门,按此规定掌握是否审批的条件是完全正确的,是保证护理院办院质量的要求。而申办或改建护理院的养老机构负责人则认为申办养老机构护理院存在“批准难、招人难和运转难”等问题。由于申办方和审批方关于老年医疗、照料及护理的内涵定位问题不清晰,最终容易形成双方以各自的认知度各执己见。同样,由于关于医疗护理与生活护理的边界划分界定问题,在实际操作中也难以把握,却又是能否进入医保定点的关键问题。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召集这方面专家去研究并厘清,从而既做到按标准办事,又能解决养老机构“医养结合”的急切需求。

解决运营资金单一化等问题

  2013年以来,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政府高度重视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先后出台了多项政策性文件。但从政策内涵看,主要是打开了准入的大门,要求性的规定较多,提出了鼓励发展的意见要求,特别是提出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发展。但是,仍缺少具体意见和办法,对于养老机构兴办或改建护理院,在建设费用、运行经费、设备购置、劳动用工、引进人才等方面都没有比较完善的鼓励性政策体系。养老机构“医养结合”从申办到运行管理目前是由民政、卫生、人社等部门按照各自职能,依据各自相应的法规分头办理和管理,缺少针对养老机构“医养结合”推进工作统一的议事协调机构。目前,具备相应条件、符合要求的养老机构实行“医养结合”,原则上可以纳入医保定点单位,只是享受门诊医保和住院医保的差异,实际上医保资金成为养老机构“医养结合”运行费用的唯一来源和支撑,这无疑增加了社会医疗保险基金的支付压力。如果不改变这种依靠社保金对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单一支撑的状况,可能使社保基金运营面临严峻挑战,或给养老机构的“医养结合”带来巨大压力。

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

  目前,养老机构兴办或改建的护理院属于医疗机构,与传统养老院的管理既有共性更有自己的独特性,既然属于“医”,这就要求管理人员既要懂得“医”,又要具有“医院管理”的知识和才能。由于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待遇、发展等现状很难招到这样的合格管理人才。除了管理人才缺乏之外,医护专业人才也十分短缺。因此,应加强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以实现养老机构“医养结合”功能。

  总之,面对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健康照护需求,针对社区、家庭及机构中老人医疗服务资源短缺问题,相关部门应站在全局战略高度,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相结合,妥善解决当前老年人群的健康医疗问题,促进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融合发展。